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上海电影家协会主席任仲伦,上海市文联专职副主席韩陈青,上海电影(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徐春萍,上海电影译制厂党总支书记陈锦培,上海影协副主席、上海电影译制厂副厂长、配音演员刘风,著名作曲家陈刚,著名语言表演艺术家乔榛,家属代表、刘广宁之子潘争等出席了现场纪念活动。此外,刘广宁老师的生前好友同事、配音爱好者和影协青年会员代表也参加了活动。

刘广宁曾为《叶塞尼娅》《绝唱》《吟公主》《生死恋》《大篷车》《望乡》《苔丝》《尼罗河上的惨案》等近300部译制片配音,还曾为《天云山传奇》《沙鸥》《胭脂》等国产片配音。她的嗓音优美甜润,擅长塑造温柔、善良、纯洁的女性角色,受到几代观众的喜爱,被誉为“银幕后的公主”。上世纪80年代末退休后,刘广宁到香港做普通话教师,十余年后返回上海。刘广宁生前曾获第五届《大众电视》金鹰奖最佳女配音演员奖,其参与配音的影片(剧)及录制的广播电视文艺作品多次获文化部优秀影片奖、中国电视剧飞天奖和白玉兰奖。一生热爱配音艺术的她,即便在退休后依然活跃,在和配音、朗诵有关的活动,经常能听到她深情又甜美的声音。

刘广宁是上海译制片厂辉煌年代的代表人物,她的追思会上,与她共事的配音艺术家们,都表达了对她深切的缅怀。

在著名语言表演艺术家乔榛看来,刘广宁能够塑造丰富多彩的各种不同类别角色,与她的家教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她配一个个角色都是如此的栩栩如生,男孩子就是男孩子,少女就是少女,中年妇女就是中年妇女,心怀叵测的女人就是一个心怀叵测的女人。我觉得这跟她的家教是有很大影响的,她从小就看了很多很多经典的作品,这些作品在她的脑子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她脑子里的资料库里非常丰满,于是她配什么角色都能够从这些资料库里面汲取养分,来塑造一个个形象。”

乔榛回忆起刘广宁对他在配音工作方面的启迪,“第一次参加译制创作的时候,她就对我这个小老弟非常关注。我听到从荧幕上回馈的我录过的声音,把我吓了一跳,感觉自己的声音怎么跟我周围的演员、前辈们如此差别,整个跳出来了。广宁大姐非常耐心地给我指点,你是学话剧表演的,还不适应译制配音,我们在话筒面前应该去说,不是读,也不是念,是‘说’,而且是非常自然地去说角色的话,你应该把自己的状态很好融入到你所配音的这个规定情境当中去,跟这个角色,跟这个形象同呼吸共脉搏,她这一句话一下就点醒了我,我的情绪应该跟这个角色是同步的,他有多少心跳,我也有多少心跳,她呼吸的急促或者缓慢,都随着她的心绪来变化。于是我就追着这样一个目标去做,很快适应了译制配音这样一个创作状态。”

上影集团副总裁徐春萍称,刘广宁之所以受到广大观众的喜爱,正是因为这位艺术家用一生敬畏她热爱的声音表演艺术。“我知道她去世前几年也有一些演出,许多邀请她演出的同志说,以广宁老师的造诣和她的经验,她只要上台照着念就行了,不需要准备,对她来说是小菜一碟。但是她说不行,她说也许观众听不出来,但是她自己心里知道,如果她没有做充分的准备,她觉得这是对观众,对艺术的一种不负责任。她说,说得高一点,这是艺术良心,但也是一个演员起码应该做到的。这就是观众热爱她的原因,她每一次都要把最好的声音留给观众。”

上海电影译制厂副厂长、配音演员刘风谈及几年前和刘广宁老师一起配音《爱在记忆消失前》时她认真的创作状态,“实际上没有几句话的一个邻居,但她觉得说得太僵硬了,应该说得更自然一些,她说‘我再试试,这样表达好不好’。电影快上映了,她跟我说,‘刘风,我还有一句话更好,我要再来一遍’。现在的年轻人缺少的就是他们这种创作的状态和敬业精神。”

今年上半年,刘广宁的离开,又一次让人们回忆起属于译制片一去不返的黄金时代。而那个甜美雍容的声音所代表的,早已不只是一个个角色那么简单。

著名作曲家陈钢评价刘广平的声音中“充满了一派贵气、一派洋气、一派正气”,“广宁走了,但她的声音永远留在我们心间,她留下了高贵的声音,青春的声音和金子般闪亮的声音,她的声音是当年上海译制片厂合唱队中的一个响亮的女高音,她和她的队员们一起用他们的声音构成了上海电影界一道亮丽的风景,创造了中国电影史上一个惊人的奇迹,开启了一扇中国改革开放透亮的窗口。”

电影家协会的主席任仲伦在会上也提到了译制片的重要历史贡献,“八十年代我们刚刚开始开放,中国人真的不知道国外长成什么样子,是谁率先让我们民众感性地、形象地了解世界?是我们译制片厂这些优秀的艺术家,优秀的译制片,让民众了解世界长成什么样子,中国开放应该学习什么,借鉴什么,这就是我们译制片厂的艺术家在当年创造的历史贡献。这个历史贡献远远超过了电影,它延伸到整个民族的思想解放。所以这个历史功绩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都不能忽视,都值得纪念。”

译制片不仅让中国人认识了外面的世界,也让外面的世界认识了中国。乔榛强调,“我们中华民族的语言文化、语言艺术,是全世界最优美、最简约、最灵动,也最有韵致的语言。所以我们译制片译制的过程,不光是一个桥梁的作用,把外国优秀的影视片传递进来,让我们中国的观众来欣赏来领略,同时译制片还有一个天职,就是要传承弘扬我们中华民族如此优美的,如此有底蕴的语言文化、语言艺术,把那么优美的中华民族的语言弘扬出去,让全世界的人都感受到我们中华民族的语言是最优美的,这是我们作为民族的自豪、民族的骄傲,我们也愿意终身致力于此。”

除此之外,老一辈译制片工作者孜孜以求、精益求精的精神,同样需要通过这样的纪念活动被强调和传承。刘风透露,目前上海译制片厂正在制作新版《尼罗河上的惨案》,“当时老一辈他们这种创作状态和敬业精神,是我们现在的年轻人缺少的创作状态,这次《尼罗河上的惨案》的新版,乔榛老师把他们所有的寻求的创作理念、创作精神,通过这部电影交到我们现在的年轻人手里,从看原片到翻译、初对、复对、排练、配音、补戏、回音,这个电影走了一个全流程。我觉得可以代表目前我们厂的译制水准,也能够代表中国目前的译制水准。”刘风踌躇满志。

刘广宁的大儿子潘争在会上这样总结了母亲的一生,“无论在生活上,还是在事业上,我母亲都是一个很幸福的人。在事业上,她有幸赶上了那个时代,她有幸跟中国,乃至全球第一流的工作团队一起合作,这个团队里他们的声音各有特色,在不同的作品当中他们的声音交相辉映,他们留在胶片,留在磁带,留在数码上的这些声音成为了永恒的经典;在生活中,她有长辈的关爱,她有丈夫的宠爱,虽然在这几十年当中,有过时代逆流的冲击,有过一些生活上的波折,但总体而言,我觉得她的一生应该说是幸福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